推广 热搜: 深圳中学  公司  中学  重庆  甘肃中学  上海门窗  甘肃  门窗  西安  上海 

双溪古镇介绍

   2021-05-30 100
核心提示:双溪镇在屏南县城东北部,离城关18公里,从清初起一直到1949年前都是屏南县治,占地183.4平方公里,16610人。镇区人口近万,面积

双溪古镇

双溪镇在屏南县城东北部,离城关18公里,从清初起一直到1949年前都是屏南县治,占地183.4平方公里,16610人。镇区人口近万,面积2平方公里。它从梁乾化年间陆氏肇基至今,已有千余年,文物古迹众多,人文积淀深厚。清代县城除城墙外其余皆保存完好,有宋代建筑灵岩寺、完整的明清古街、古民居等。有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双溪铁枝,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元宵灯会。

    屏南有不少地方的命名爱带个溪字,双溪、黛溪、高溪、汾溪、贵溪、前溪等等。大概先人乐水的文化基因也会遗传,我就非常喜欢这样的名字,这样的村庄。偶有闲暇,就喜欢到古镇双溪看看水流、听听水声。每当徜徉在溪水边,看着呜咽西去的水流,便升腾起一股清爽灵动之感,仿佛清清的双溪水也在心间缓缓流过;顺流是水,逆流是风。扯上几缕风再漫步在古巷里,触摸色彩斑驳的古迹,古韵随风吹发了思古幽情,双溪千余年的文化积淀瞬间挤满心头——

    双溪肇基于五代后梁乾化三年(913年),从几户人家,发展到村,又从村子发展成为一个集镇,又由集镇演化成县治,于清雍正十三年(1735)正式建县,至今可走过了1097年的历史。历史如长河,1097年的大浪淘沙,多少老城名都都化为黄土尘泥,而双溪古镇则是井越挖越多,街衢巷弄越走越长,铺面商号越经营越多。井丰沛、民安居,市丰盈、商好集。平民百姓安居乐业,官府也就能用心于城仪。“通福、来安、承柱、拱极”东西南北四大城门拔地而起。有了城门,当年的渔、樵、耕、读,官、商、兵、伸,就被牢牢地守在城里。安享着城里天伦之乐。直到墙毁城塌,他们便化做文化印记,至今还沉浮在水井中,烙印在磨石路上,缠绕在老宅的屋檐下,成为古镇不散的文化之魂。
 

双溪依山傍水

    古镇依山傍水,坐北朝南,北倚翠屏山,东有印山,南望文笔峰,西又有金钟罩地。且翠屏山山腰一分五脉又如凤凰从天而降,道中人称为五凤落洋,再说翠屏山形成笔架,土呈紫色,大有气象。传说当年古田知县为屏南设治考察地理情形时,走到双溪水尾处,自行下轿,说:“此地山成气象,水往西流,是藏龙卧虎之地,不可轻慢。”俗话说:“水流西行十里路,科举取士进六部”。这位知县确实有学问和见识,这里宋时就出过进士张疆,官封国子监书库官。建治后又出了武进士张渊澜,殿试钦点守备;武举薛文潮,出任台湾守备,被追封为广威将军;就连在这里为官的知县,也得此福荫。清道光四年(1824年)屏南知县龙光辅,在县衙得贵子龙启瑞,成人参加殿试中一甲一名状元;光绪二年(1876年)知县,生二子均中进士。如今也是人才辈出。可见此地确实地灵人杰。

双溪文庙

    良禽尚知择木而栖,人更会择水择陆而居。虽然相传双溪拓主是随鹅迁居此境,但足见拓主睿智,晓得敬畏天地。能敬畏天地的人,自然也就能顺应天地大道,于是就居能安身,耕能养家。一旦安居乐业,他们就想得更远。“知书、明礼,入孝、出悌”,“金榜题名,光宗耀祖”。兴学重教便成为先人的首选。于是双溪的灵岩寺、北岩寺蕴藏着丰富的阅历:寺院冠名,供奉家祖,训导子孙。家庙——书斋——寺院,融为一体。灵岩寺于宋太平兴国元年(976年)良辰吉日在屏山东麓破土动工,事过六年即宋太平兴国6年(981年)又在城东3里许的蟠龙岗兴建下院,缘于寺院北面巨岩照壁,青苔绘景,又有禅师“照壁青苔厚,尘埃自然绝”的偈语。这下院就取名北岩寺。体会着这两座宋朝太平年间古寺的发展史。仿佛读出了“知书明礼、伦理纲常、治性治心”古镇教化的课程。这个课程陆家学了,周家也学,宋家也学,薛家、张家也学,古镇人家都学。几座老宅中的对联就是他们学习的答卷:陆氏老宅下堂题有:“客去茶香留舌本,夜来诗文藏胸中” ;富甲一方的张家大门题有:“圣恩天广大,文治日精华”;大茶商周家题上:“宗风承汝水,家学溯濂溪”;书香门第宋宅则题曰:“化纯堪渡虎,学粹许谈鸡”。一幅幅都达大化之境。

    古镇有了教化,“厚德载物”,“有容乃大”等思想观念就深入人心,不管是生意人、手工艺者或耕种人家,也不论是天南海北、时代早晚,凡是迁居到这里都能生根繁衍。薛、张、宋、彭、陈百家汇集。人流的汇集,就有大量的资金汇集;人流的汇集,就有三十六行的汇集;人流的汇集,就有三教九流人才的汇集。古镇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三教九流尽欢颜”。于是有文人描绘:“双溪是闽东北官道枢纽之一,商贾云集,货栈林立,市镇繁华。南北京果、东西海鲜、干杂山珍、木材土产、生禽活畜、青草药材等各类商铺比比皆是。百年老字号就有数十家。有商号、票号、当铺、客栈、轿班、米行、药店、京果行、杂货铺、手工艺店依然能见形见影”。我喜欢在这当年的商业街,南街和后街徜徉,看着每家每户门前一米见高的木橱柜,在那洁净木色中寻找鲁讯作品中的豆腐西施的倩影;喜欢在那天然多彩的磨路石中寻找古镇卖油郎的脚板印。街衢巷子,古镇的脉络。磨路石越光,越显经络通畅。当年的豆腐西施,不仅脱胎成撑雨伞的小丁香,还脱胎为那举着相机的红衣女郎。至于卖油翁,大概与当年的花魁一同私奔,他的子孙也许正在灯下品读着家谱,寻找着自己的根脉。
 

双溪祠堂

    小巷总把人家引向宗祠、引向大户人家的老宅。陆氏宗祠、薛氏宗祠、张氏宗祠,分布在古镇各方,自成了一个品字。这便成了撑起古镇文化品位的支柱。周家老宅,陆家老宅,薛家老宅,一条巷陌相牵;宋家老宅,张家老宅,蒋家老宅又居东城。这些大户人家安得广厦,把古镇农、学、商、医护荫其中。敲着古巷的墙砖,会听到宋、明、清各代兴衰回响,叩响满是锈色门环,会听到一个家族的风云回音。我知道很难走出古巷。那古寺如长老,祠堂如族长,老宅则如个个睿智老人。他们一石一土筑起老巷,并不是几步能丈量的。在他们面前,我成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。
 

双溪城隍庙

    屏南与中原大地相比确实小得可怜,只是芝麻小点,但俗话说的好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双溪成了屏南县建治的县城,就得有县城的模样。城门、城池、圣庙、城隍、塔楼、集市等应有的都要有。想象中当时双溪隔三差五燃响的奠基鸣炮声,一定激动了这方水土。凿石砌基,夯土筑城,挑梁架木,一个乡村终于脱胎换骨成了县城。鸣炮、凿石、夯土、斫木等等,这些响声虽然都随风吹到了历史的天空中,然而石、土、木则烙下印记,永远守在古镇中。于是双溪人至今还常常被大家称为县里人。从双溪的南门走到东门,见城墙、看天空,再看徜徉在小巷中的路人。一条长长的古巷仿佛在诉说:基石是城根,人流为血脉,天上白云是老城之魂。有根有脉有魂,这样的城才是真正意义上活着。我在西部见过几个老城池,虽然也有根基、有残墙,但它们没有了人脉,我便说它是老去的城池。

    生活在这有血有肉有灵魂古镇中,他们也就活得更有情趣了:饮者会坐在酒楼,细品着秋色锅边、一盘雪、焖炖猪蹄等,啜着酒谈天说地。文人墨客在坐在迎恩桥或劝农桥上,即兴吟诗作画,知县沈钟就留下“满山木叶绘丹黄,一派秋声在上方。风雨潇潇吹败壁,松杉飒飒响空廊。豆花露下蛩鸣切,稻熟霜来雁影长。记得豳公当九月,爱民早计授农裳。”等脍炙人口的好诗文。画家陆品圭泼墨画下了“三台拥翠、印山积雪、钟岭残霞、南桥春霁、北寺秋声。”等双溪八景。布衣草民、三教九流同奉神灵,齐闹元宵,满城欢娱。
 

双溪塔

    双溪古镇以千年的历史表述古老,以多元的文化展示多采,兼容的信仰体现纯朴民风。真不愧是一个座“历史文化名镇”,“福建十大最美乡村”之一。双溪,双溪,潺潺流水,是血脉,是乳汁。脉接亘古风,汁养人风流。古镇如翠屏之山,常绿常青。
 

 
标签: 古镇 双溪古镇
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 
更多>同类地方推广
推荐图文
推荐地方推广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万宝会广告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成为会员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